赢家娱乐网.讯
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是在北周大象三年二月接受北周静帝禅让即皇帝位的,国号为隋,并以长安旧城为都,两年后迁都大兴。隋文帝建国后,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先后灭掉了后梁和陈,统一了中国,结束了西晋末年以来近三百年的分裂局面和一个半世纪的南北朝分治的历史,他还实行了一系列加强中央集权、巩固国家统一的改革措施,并躬行节俭,奖励良吏,惩治贪污,宽缓刑罚,留意民间疾苦,发展农业生产,使社会开始呈现出繁荣兴旺的景象,隋文帝也因之成为中国封建社会一个比较开明的皇帝。

有这样一位皇帝,在位十三年,却做了其他皇帝几十年甚至一个朝代都做不完的事情,没想到,南征北战耗尽民力,失去民心,千百年后,得到了中国历史上最恶毒的谥号,他就是隋炀帝杨广。历_史_网

图片 1

杨广的“炀”这个谥号是唐高祖李渊给的,其实,杨广还有其他两个意义完全不同不同的谥号。

杨广是杨坚的次子,母为独孤氏。少年杨广姿仪秀美,聪明好学,深得杨坚夫妇喜爱。杨坚称帝后,杨广被封为晋王,杨广之兄杨勇立为太子。隋文帝为了使晋王杨广受到锻炼,任命他为柱国、并州总管,镇守北方重镇并州。在开皇八年的伐陈战争中,二十岁的杨广任大元帅,率军攻入了建康,灭亡了陈朝,班师后官拜太尉。开皇十年又被任命为扬州总管,镇守南方。战功与荣耀使杨广意骄志满起来。他开始对他哥哥杨勇心怀不服,图谋夺取太子的位置,以便将来接替帝位。他先是靠伪装清苦不近声色等假象,使威望高过杨勇,继而又与杨素和独孤皇后勾结,使隋文帝渐渐疏远和疑忌太子杨勇。杨素曾追随杨坚定天下,是杨坚最宠信的重臣,封越国公,贵盛无比;独孤皇后则深得文帝宠爱,政见常与文帝相和,宫中称为“二圣”。这两个人的意见都举足轻重,加之杨素在朝官中的大肆活动,终于使隋文帝决定废掉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图片 2

隋文帝的失误就在于这次废立上。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所器重的新太子竟会对他下毒手,并丧送了他所开创的大隋帝业。

杨广弑父夺权是他夺取了太子位置之后的又一步骤,时间是仁寿四年七月。这一年,是隋文帝称帝后的第二十四个年头。此时的隋文帝已不像即位之初那样励精图治,他已经逐渐变得苛薄不仁,听信异端邪说。而且,自打仁寿二年独孤皇后死后,他开始纵情声色,整日与陈氏、蔡氏两个美人淫乐;并将两人分别封为宣华夫人、容华夫人,宠爱至极。到后来,他干脆将政事交给杨广,在仁寿宫中杜门不出,与二美人厮守在一起。由于淫乐过度,身体虚弱,不久便得了重病。杨广见父亲病将不起,便秘密给在病榻旁侍疾的杨素写去一信,探问父亲病情,并请教对策。杨素即“录出事状以报太子”,但事有不测,杨素的回信被宫人误送到文帝手中。文帝“览而大恚”。正在这时,文帝的宠妃宣华夫人陈氏又来哭诉,说是太子欲对她施暴,文帝听罢,更是火冒三丈,马上让侍疾的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起草诏书,要废掉杨广,重新立杨勇为太子。

形势的骤变使杨广一下子处于十分危急的境地。杨素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杨广,经二人策划,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杀死文帝,夺取君位。

杨广首先伪造文帝的诏命,逮捕了柳述、元岩两人,将他们投入了大理寺监狱,接着,命令东宫卫士加强宿卫,门禁出入都由亲信宇文述、郭衍监察。杨广又挑选了健壮宫奴三十人,怀藏兵器,站立在仁寿宫内门巷各处,不准外人进去。在文帝身边,还有侍疾的文华、容华两位夫人及一些宫人,杨广都设法将她们支开,这样,在病危的隋文帝身边已经没有了一个亲近的人,他居住的仁寿宫也都换上了杨广的人把守,重病缠身的隋文帝陷入孤苦无援的境地。杨广对侍疾者及宫人侍卫的大撤换并未就此为止。他把亲信、右庶子张衡派到文帝身边,顶替了柳述、元岩及文华、容华两夫人的位置。就是在张衡入殿“侍疾”的七月丁未日,隋文帝一命呜呼。

关于文帝死亡的直接原因,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杨素、张衡进毒给文帝;一说是由杨素指挥,张衡将文帝打死。此两说尽管莫衷一是,但文帝之死与张衡“侍疾”有关是毫无疑问的。《隋书?张衡传》还有这样的记载:当杨广称帝后下令处死张衡时,张衡大呼日:“我为人作何事务,而望久活?”由此可以反证,张衡是受杨广指使杀死文帝的直接凶手,杨广为了掩盖事实真相,杀人灭口,杀死了张衡。

杨广为夺取帝位所采取的这种手段是非常凶险的。首先,他矫诏逮捕了柳述、元岩,便除去了夺权道路上的两个最大的障碍,因为这两个人都是文帝最亲近的人,身为兵部尚书的柳述还掌管着军卫武官选授的大权。其次,他调开了文帝身边的全部人员,改派亲信“侍候”,来了个“大换血”,这就等于将文帝隔离软禁起来。在此情况下,杨广再派张衡动手,可说是无遮无碍,易如反掌。

杨广杀死了隋文帝,便急不可耐地在仁寿宫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改元大业,开始了一个着名暴君的生涯。

炀帝即位后,就以快乐为宗旨。下诏命令杨素营建东都,役使民工多到二百万人;迁徒洛阳城内的居民,还有各州的富商大贾几万户充实东都。炀帝又诏令将作大匠宇文恺与内史舍人封德彝等,负责营建显仁宫,调发江岭之间的奇材异石,运到洛阳,又寻求四海之内佳木异草、珍禽奇兽,来充实苑囿龙舟。炀帝下诏说:“古代听采众人的颂歌,考虑到普通百姓,所以能够清楚地知道刑政的得失。如今我将要出巡淮海,考察各地风俗。”于是命令尚书右丞皇甫仪,调发百万壮丁,开凿通济渠。从西苑引到洛水,通到大运河,又从板渚引黄河入汴水,引汴入泗水,直达淮河。又调发民工十万人,开凿邗沟入长江,沟宽四十步,岸边修筑御道,道旁种植柳树。从长安到江都,共设置离四十余所。派黄门侍郎王弘等人,前往江南督造龙船,包括各种船只几万艘。由于官吏严加催逼,民工被折磨至死者超过半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