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9月12日电 题:“70年前,我在天安门站岗”

   
我是一名大学生,其实,特别搞不懂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对军人不敬,总是说着一些军人其实没有那么好的话,每当我一听到的时候,就超级想去怼他们!

同记者约定到家中采访前,88岁的乔长煜一早从柜子里翻出几十张老照片。黑白的,彩色的,亦或经过翻拍再加工。

     
 想说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军队,奉献给了人民。他们无时不刻的保卫着我们的祖国,保卫着我们的边防,每当他国来侵犯他们总是挺身而出。驻扎在西沙群岛的官兵,他们有一种特殊的肤色“西沙黑”,这可是在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的情况下,长期站岗而形成的,试想,如果让我们去在那样的情况下站哪怕十分钟,我们是否能坚持的下来,那么,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以我们的眼光去评判我们最可爱的人?!

这些照片记载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人民警察的身影,私藏着老一辈民警的独家记忆,有故事,有温度。

     
 他们可以在山洪暴发,地震等等一系列的危险之下,冒着生命危险去不顾一切的救助,也许在他们奔赴一线的时候早就写好了遗书,想想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心痛,多么的难过,当然,我想他们是无悔的!

他喜欢摄影,喜欢照片背后历史的留痕。有国家的,也有自己的。“人老了,喜欢鼓捣这些东西,留个念想。”

     
 他们两年回家三次就算是多的了,他们每天都带在部队,各种训练,他们是多么的想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是否安康,自己的恋人是否孤独,自己的孩子是否哭闹……一切的一切他们是那么的无奈,因为,他们是军人(在这儿,推荐去听一首歌:他在那里站岗)!他们有苦自己扛,有难自己去度过,他们军队中学会了很多,了解了好多,他们有着好思想,可是他们也是人啊,他们也是有鱼有肉的个体!也有着感情!

有人说,老人身上的故事,极为丰满。好比刚从树上摘的果子,轻轻一捏,汁儿就会溢出来。

     
 再想想他们的父母,都说养儿防老,可是军属呢,他们得做着没有人在自己的耄耋之年照顾自己的准备,可是他们依旧支持者他们得工作!

还原跨越时代的历史线条,当年每一个特殊节点,发生过什么,在老人的脑海中,犹如一本记录着岁月的老黄历,他走过,放不下。

   ……好多话想说!

1948年,17岁的乔长煜从东北到北平求学。期间,他加入中共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负责大街上发传单,号召市民凝心聚力,早日解放全中国。

图片 1

“那时候书没读几本,却满心想着解救全人类。”说话间,乔老双手比划着大大的弧线,给过去的些许遗憾做出足量的定位。

         

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入城接管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乔长煜的任务是在天桥到珠市口一带巡逻,沿街维持秩序、防止混乱。对于一个热血青年来说,当时只想拿枪扛炮,当个真正的英雄。

老人回忆着,以无奈地语气说道:“只负责外围工作,心有不甘的。”

乔长煜想“拿枪”的梦想,在4个月后得以实现。解放后,他正式加入首都公安队伍,被分配到故宫附近的市公安局内六分局第4派出所,担任副所长,主要任务是维护复杂环境下的社会治安、团结民众。

据老人回忆,第4派出所管辖北池子中部以东、北河沿以西这一小块地方。他未想到的是,正是在这个地方,一个人的命运,会与新中国的历史紧密相连。

同年6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决定: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开国大典。